大野

喜欢露普的基友安利来了lof。

桃花宴客

诡异物品寄存处:




郑生,光源人,生性潇洒不群,颇醉山形水色,常在夫子入睡后外出偷酒玩月,但他仍是我们中最聪颖的那个。“莫以为自个儿是谪仙。”夫子说他。他只一笑。




那次他去送友人赶考,独自买舟回乡。水路遇一人,年青,但身板清瘦遒劲,面色红润。他说他姓李,平日在市场上倒腾些书画。郑生和他很合得来,两人干脆拐了路线,到李生识得的地方去喝酒。李生说,那儿有百里桃林。




我问郑生他信吗,他说当然不信。不过李生挺有意思,不管要害他还是要耍他都想奉陪。何况他跟着路口抻面师傅学了两拳两脚。我也笑了。




李生让他在驿站歇了一晚,自己又跑去说是要准备,一整天不见踪影。郑生觉得好笑,干脆去逛起了集市。藕鲜嫩,鱼蹦跳,菱角滴着水,结果郑生还真发现了李生的书画摊子;那上面只有一个小童守着,看着他忙说李生在山里等他。怎么进,怎么认路,交代得一五一十。






李生没说谎,那桃林虽然可能不够百里,但长在山谷底,林子狭长绵延,桃花灿烈。四月末,他家乡的桃花可能都谢光了,这里却像个仙境。


他在某株桃树上看见了酒坛和纸包,解下来是煮毛豆和野果,还有两个酒碗。李生还没来,于是他自己席地而坐,先喝着。毛豆鲜咸,野果酸甜,那酒自带一股桃花甘香,郑生惬意极了,唯一遗憾就是怎么都等不来酒友。




我说这可能是个高人。野果和毛豆可不是常见下酒菜。郑生点头称是。我开玩笑说你会延年益寿的。郑生说,就差一潭水了。可惜人家姓李不姓汪。




郑生从早到傍晚夕阳落下等了三个时辰。李生没赴约,他自己喝光了一小坛酒,在桃林里流连忘返。那实在太美了,青空低垂,花缀满枝,美得云脚也蹒跚。他说也奇怪,这么美他肯定能想个一句半句,但至今什么都写不出来。




没等到李生,郑生回了驿站,最后又迢迢归乡。隐士啊,带你看花,这么风雅的际遇不多见,我说。




别急,郑生说。还没完呢。




他现在当了个小官,上次给假他突然想起了桃林,紧赶慢赶到了山里却再也找不到。直接迷路了。谁知李生找到了他,一脸好笑。




“郑兄,当了老父台还流连桃林,玩物丧志可不行啊,下次我再请你。”




郑生笑他请客,主人却不在场,留客自己看花。




“是是,招待不周。”李生道歉。“因为我就是那片桃林嘛,没人看花,想拉人来看花又分身乏术。下次,下次陪你喝酒。”




然后我的船就走了,水波浩荡,接下来没听见。郑生说。




你信吗?我问他。


信不信呢。郑生自问。反正他还塞了我一个桃,挺甜,我把核儿种在院子里了。现在有三尺高了。




他的姓,说不定都是借他朋友的。桃子,李子嘛。我说。


这还真是。郑生说。




下次你闲了带我一起去吧。我说。


好嘞。那酒真的好喝,你一定要喝喝看。郑生说。


评论
热度 ( 6 )
  1. 大野沙之书 转载了此文字
  2. 饮酖止咳饮酖止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沙之书

© 大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