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

喜欢露普的基友安利来了lof。

头疼得要死

那天我和弟弟在看电视,里面放着新闻。我们很大声地吐槽那个上映的电影和导演,舅舅忽然像小孩子一样叫到:他呀?他不是变态吗?

唔,这啥意思?

在我们的追问下,舅舅讲了一个关于他熟人的并不荒谬的故事,末了,别拿出去乱说哦。

于是我第二天就在公交车上和一个补习班女生大声地讲了这个前一半像耽美小说后一半是正常小说的故事,她呵呵地过了。

于是但凡有人提到他,我就讲这个故事,最后讲给爸妈,爸妈不可置信道;你舅舅胡说八道哟。

忽然意识到这好无聊。

最近,这人好像出柜了。


评论 ( 3 )

© 大野 | Powered by LOFTER